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人妻小说  »  新婚妻子是浪货
新婚妻子是浪货

新婚妻子是浪货

每个参加我婚礼的人,可能都没发现有什麽不寻常,其实新娘迟到了半个小时,不过当她穿着美丽的白纱、踏上红毯的那一端时,看来还是那麽的美丽和神采奕奕,她一直走到我的身边,在我的耳旁低语。

  「谢谢你。」

  「别客气。」我轻声回道。

  如果有人听到我们之间的对话,一定会以为她是谢我送了不过他们一定猜错了。

  结婚仪式进行得十分顺利,在我吻新娘的时候,我发现她的嘴里有着精液的味道,我一点也不觉得奇怪。

  在四星级饭店最豪华的宴会厅里,我和我的新娘翩翩起舞,还携手一起切蛋糕、喝交杯酒。最後,宴会结束了,送走了客人之後,走进电梯,到我们订的总统套房里。

  我们走进了豪华的客厅,饭店早就为我们准备好了香槟和鲜花,不过一边的小茶上却放着一支录影带,我的老婆拿起录影带,带着顽皮的笑容交给了我。

  「你现在要看吗?」她略带羞怯地问道。

  我一言不发地点点头,其实我并不确定我要怎麽做。

  我之前就要饭店在我的房间里加上一台录影机,我走到电视前,打开高解晰的电视,将录影带放进录影机里。当我放好录影带後转身时,我的老婆正拉起她的裙子,脱下白色的丝袜和内裤,她将脱下的内裤交给我,然後坐在皮沙发上。

  我将内裤凑在鼻子前嗅着,闻到她的体香和另一股味道°°精液!另一个男人的精液,那条内裤很湿,她的丝袜也湿透了,还好新娘的礼服很长,不然一定会有人发现新娘的阴户正不停地出精液,一直往她的大腿上流。

  我坐在她身边,拿起摇控器,按下「播放」键。

  或许我该从头说起。

  我是一个「网路新贵」,在念大学时,我想到一个点子并且运用在网路上,而且这个点子被为很有发展的空间,於是我开始发行软体,并且在网路上大做市场,这一共花了七年的时间,也毁了我第一次的婚姻。

  我是学校一毕业就娶了我的第一任妻子,她是一个标准的贤妻良母型,我本想与她共渡一生,生个孩子白头偕老,她也是这麽打算,也很想要个孩子,她虽然很喜欢性,但是过於保守,不想让我们的性生活更有变化、更有趣,加上我也觉得我已经尽力了,而且,我那时的公司正是草创期,我每周要工作八十到一百小时,我记得有一次的圣诞节,我抽空回家只陪了她八个小时。

  结婚五年之後,我老婆给了我一份离婚协议书,除了公司之外,所有的一初都归她,我只拿了我的衣服、CD、电脑和一千元现金,协议书上写得很明白,我以後也不用给她赡养费。

  经过一年之後,公司的业务大有起色,我开始雇一些员工来帮忙,我们的产品开始受到欢迎,我成了千万富翁,另一家更大的公司并购我的公司时,我更成了百亿富翁。我卖了公司之後退休,公司里只保有我一成的成本,光这份收益就够我用的了,而且我的财富还在不断地增加之中。

  我的前妻想回到我身边,还想要和我分红,甚至还要我给她赡养费,不过这个时候我请得起全世界最好的律师来对付她,那个臭婊子休想从我这里拿到一毛钱!

  无论如何,我觉得是时候再找一个老婆了,找一个适合我身份地位的老婆,对於这个老婆,我只有三个要求∶一、她要是个大美人,而且要有很棒的身材。

  二、要在床上很有活力,很喜欢尝试新花样,而且很大胆。三、听了我的笑话之後要会大笑。

  订下标准之後,我开始和许多模特儿接触。

  以我的财富来说,要找美女是

  她的名字是静如,她的个子很高,足足有一百七十三公分,而且她说话的语调也和她的身高一样高,她的双腿又直又长,有一头长发和一双大眼,她丰满的胸部和圆翘的臀部更是性感得要命。

  她第一次和我约会时,穿着一件很短的红色迷你套装,「如果这件衣服再小一点,可能会被警察逮捕。」当她听完我那愚蠢至极的笑话时,大笑的样子真是迷人极了,於是她通过了我的两个考验。

  最後,她在床上也是骚透了,她身上没有一个肉洞是不能用的,这也是我有生以来,第一次在一个晚上连做三次的!

  我们在一起时很快乐,我和她出外旅行和她性交,我带她参加拍卖会和她性交,带她去飙车也和她性交。不过她的脾气有点怪,如果我没有预先打电话通知她,是不能去她住的地方,而且我一定要准时到,不能早也不能晚。不过我一点也不在意,因为她有权保有她的隐私,而且准时也是礼貌。

  六个月之後,我准备了一颗很大的钻石向她求婚,她深深地吻我,同意嫁给我。

  「你知道求婚是什麽意思吗?」她略於羞怯地笑着问我。

  「什麽?」我问道,我觉得话里有话。

  「不能做爱了┅┅」

  我吓了一跳,以为我听错了,「什麽意思?」我问道。

  「一直到蜜月之前都不能再做爱了,」她说道∶「我保证这样一定会更有趣的。」

  「你是开玩笑的吧?」我问道。

  「不。」她摇了摇头。

  这是搞什麽鬼!我们才谈好了要结婚。我当时单纯地以为这是她的计划。

  在婚礼的两个月之前,我开着我的新车去她的公寓接她,带她去我的私人律师办公室去,他拿了一份婚前协议书要她签,她先仔细地看了协议书,然後望着我,这是她第一次看着我时,眼中没有喜悦的神情。

  「我可以和他私下谈谈吗?」她对我的律师说道。

  「在这里说什麽事情我都可以保密的。」

  「不,」她坚持道∶「我们一定要单独谈谈。」我的律师耸耸肩,穿着他那套三万元的西装走出办公室,关上了门。

  「怎麽了?」我问道∶「这只是一份很标准的婚前协议书而已,而且条件也很好,万一我们离婚,你每年可以拿到一千五百万到三千万的赡养费,一直到你再婚,或是我们之间有一个人死亡为止。」

  「这还不到你财产的百分之一。」她知道我有多少财产。

  「你爱我吗?」

  「爱,当然爱,」也许是吧∶「就是这样吗?」「不。」她将协议书放回律师的办公桌,站了起来。

  她身上穿了一套绿色的丝质套装,配合她的发型,真是好看极了。那套装的裙子很短,她将裙子拉了起来,我不知道她搞什麽鬼。她拉下她那名贵的丝袜到膝部,然後再拉下她那价值三千元的名贵内裤,用她修长无瑕的中指插进她的阴户里,然後抽了出来,整根手指都是湿的,她将手指放在我的上唇,我闻到她的爱液的味道和另一种气味,她再一次将手指插进阴户里,这一次插得更深,手指抽出时沾了一些白色的黏液,这一样同样地放在我的鼻子前,我立刻明白了那个味道是什麽°°那是精液!

  我们已经一个星期没有性交了,这精液一定不是我的。

  「搞什麽鬼?」我问道。

  「你爱我吗?」

  我一言不发地看着她。

  「你要娶我吗?」

  「是的。」我承认了。

  她穿回她的内裤和裤袜之後重新坐下,她握住我的手,她手中还捏着那个钻戒。

  「阿宏,」她说道∶「我不是一个能从一而终的女人,我很爱你,你也是一个很棒的情人,不过有时候,呃┅┅常常,我需要好好地性交。」「你在耍我是不是?」我很生气、嫉妒以及┅┅一点点兴奋。

  「我一直是这样,而且永远会这样,这是我的条件,你同意,我就签。」她指着那份协议书∶「做你可爱的老婆。」

  我正想反对时,她又打断我的思路∶「我知道你怎麽想,不过我不在乎,我会好好让你干,不过你一定要让我自由去做。」「自由去做?你是说让你到处和别人性交?」

  她点点头∶「是的。」

  我不知道该怎麽说。

  「你最後一次性交是什麽时候?」我不知道我为什麽会这麽问,也许是好奇吧!

  「就在来这里之前。」

  「和谁?」如果那个人是我认识的,我一定会气疯的了。

  「一个男人。」她答道。

  「哼,还好,那不是一条驴

  我瞪着她∶「好像?你真是个贱货!」

  她点了点头,但是一点羞耻的感觉都没有∶「没错,我是贱货,不过如果你愿意的话,我可以做你专用的贱货。」

  这句话震住了我,「我专用的贱货」这个词在我的脑中不断地盘旋,我一听到,我的老二就硬了起来,以前我的前妻和我在一起时,我一直希望她能淫荡一点,但是都未能如愿,而现在这个机会就在我面前,我可以拥有我的贱货,如果她和我离婚了,没有人会知道这件事,不过问题是∶我受得了受不了?

  「你和那个黑人做了什麽?」我问道。

  「什麽意思?」她问道。

  「你做了什麽?」

  「我干了他。」

  「不,我是说怎麽做的。你是如何碰到他?去了哪里?你做了什麽?」「你要听细节?」

  「是的。」我很坚持,如果她要做我的贱货,那麽就要从现在开始。

  她放开我的手,坐直身子,眼睛看着远方,回想着这件事情。

  「我知道一些酒吧,」她开始说道∶「许多男人在上了晚班之後,下班就在那个地方混。我总是开车先去一个医院,因为那里有一个计程车招呼站,我会先搭一辆计程车,到一间还在营业的酒吧去,然後要司机在外面等我,我进酒吧找人来干我,我那天就看到保罗坐在酒吧里喝啤酒。」「你穿什麽衣服?」我问道。

  「这有什麽关系?」

  「我想知道。」我不敢相信我居然什麽都想知道。

  「我穿了一条迷你皮裙,黑色网袜,黑色的吊袜带和黑色的中空紧身T恤,露出我平坦的小腹,我在头发上喷了很多的发胶,也花了浓 。」「你进了酒吧之後,发生了什麽事?」

  「除了几个男人之外,只剩下酒保和一个老女人,他们都是黑人。他们一直看着我走进去,保罗是其中最年轻的,不过大概也有五十岁了,我走过去坐在他身边的高脚椅上,我知道我一坐下,我的内裤会露出来,不过我不在乎,保罗一直往下看,我知道他在看什麽。」

  她一直说着她的故事,而我却开始隔着我的裤子摸着我的老二,静如更是早就隔着衣服,摸着自己的胸部和私处。

  「『可以请我喝一杯吗?』我问他,他帮我点了一杯便宜的啤酒,难喝得要命。」

  我的未婚妻一向都是喝高级酒的。

  「他不知道是怎麽看我的,他问我的名字,我告诉他我叫『小凤』,他问我是不是在附近上班?我说不是,然後我问他是不是有什麽地方可以带我去玩?他说可以去他的车上。我告诉他,我有更好的点子,接着我故意滑地拉下裙子,说道∶『跟我来』。」

  她一边说话,一边将她的手伸进裙子里,隔着裤袜自慰,我也拉下拉炼,掏出我的阳具开始打手枪,两人眼中充满情欲地互望着。

  「我带他走进女厕,」她继续说道∶「我跪下来解开他的裤子,拉出他的老二,对一个上了年纪的人来说,他的老二还不错,他的包皮没割,我将舌头伸进他的包皮里面,尝着他老二的味道,他马上就硬了起来。於是我开始用嘴吸,我用深喉咙的招式,没多久,我的鼻子就顶住了他的阴毛,而他的睾丸则贴在我的下巴上。」

  「我吸了五分钟後他开始射精,他抱住我的头,求我将精液吃下去,这让我的性欲更加高涨。我吃下精液之後站了起来,转过身背对着他,弯下腰手扶着马桶,另一只手掀起裙子,拉下内裤。『干我!』我告诉他,他说∶『没问题,臭婊子。』然後就把他的鸡巴插进我的小 里了。」「他抱住我的屁股,将我往他身上拉,接着开始抽送,一边干我,还一边叫我是『臭母狗、小妓女』,没多久我就开始高潮,而他也告诉我他要射了,於是我大叫∶『射在我里面!』他咆哮一声就射了。他的精液好多好多,好像射个没完,我再一次到了高潮,双腿一软,还好他扶住了我,不然我一定跌在地上。」当她说到那个男的射精时,我也开始射精,我尽量将精液射在手上,但是量实在太多了,所以还是有一些精液流到我的裤子上。

  「过了一会儿之後,我恢复了力气,我转过身在他的脸颊上吻了一下,告诉他,他干得我很爽,他笑着看我穿上内裤、拉好裙子。我走出酒吧时,每个人都看着我,他们一定都知道我刚才做了什麽,然後我上了计程车,回到我停车的地方。路上那个司机一直从後照镜里看我,他一定也知道我干了什麽好事,而他的眼光让我更是欲火焚身,不过这个时候我一定要回家,因为我想自慰让自己再高潮一次。」

  当她说到她还要高潮一次时,她也同时自慰得到了高潮,过了好一会儿,她才恢复了神智。

  「接着我把衣服都换了,除了内裤没换,因为我想记住刚才的激情,然後我就等你来接我。」

  我看着她明亮的大眼,她是我的贱货,而我爱她,我现在有了决定,我爱我的贱货。

  「好吧。」我轻声说道。

  「什麽?」她问道。

  「好吧,」我加重了语气∶「我要你做我的贱货,只要你答应我两个条件,你要和谁干都可以。」

  「什麽?」

  「如果我要你告诉我所有的细节,你就要据实以告。」「没问题。」她顽皮地笑着回答。

  「另外,要做我的贱货,只要我提出任何有关性的要求,你都不能拒绝。」她犹豫了一会儿,接着点

  「我们还需要一个见证人,」我说道∶「我们得把律师叫进来。」我从律师的桌上拿了几张面纸,尽量把我裤子上的精液擦乾净,不过还是有一些污点在裤裆之间,看来是弄不掉了,我索性站了起来,拉上拉炼,起身去开门。

  「阿宏。」静如说道。

  「嗯?」

  她指了指自己的上唇,我原先还不知道她是什麽意思,後来我才了解她是什麽意思,於是我又拿了一张面纸,将我脸上静如的爱液和保罗的精液擦乾净,然後将面纸扔进垃圾筒里,才开门叫律师进来。

  从律师脸上的表情,我猜他应该已经知道发生了什麽事,他或许以为静如刚才让我干她,求我不要让她签婚前协议书,他也许以为我是个怕老婆的人。

  他坐在他那张巨大的皮上,上身往前倾,「你们之间谈好了吗?」他看来真的以为我不坚持要签协议书了。

  「嗯,谈好了。」我说道。

  「阿宏,我是你的律师,也是你朋友,」他说道∶「我要坚持你的权力。」「你在说什麽?」我说道∶「她正准备要签字。」「把笔给我,」静如说道∶「我要在哪里签名?」律师看来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,他拿了枝笔给静如,还指了指签名的地方,我们两人都签了字,就离开了。

  我在车上一直看着她,她还是依然地美丽。「我的贱货,」我心想∶「哪天我玩腻了就

  【完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