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乱伦小说  »  暧昧绿母
暧昧绿母

暧昧绿母

我叫米晓乐,是个私生子。我的姓氏既不随我从未见过面的生父,也没有随了妈妈的姓,这是我已经过世的养父的姓氏。

  我从来不知道我原来不是爸爸妈妈亲生的。直到那场灾难夺去了他们的生命之后,我本以为我成了没有任何亲人的孤儿,我的亲生妈妈却出现在了我眼前。

  她就是正当红的影星程梦婷。把我接回家那年,妈妈只有三十出头,而我,已经上初中了。妈妈生下我的时候,年纪很小,因为无力抚养,只好把我送人了。

  随后她因为一个偶然的机会进入了影视圈,不久就成了当红影星。

  那时我还在养父母家里,过着贫寒但是无忧无虑的生活。随着她的走红,我的家庭条件发生了翻天覆地地变化。后来我才知道,原来妈妈从来没有放弃我,她一直默默地关注着我,养父母家中全部开销,都是她提供的。

  我和妈妈回了家,关系却不能公开,当然是因为她的名声。一个女明星被人发现有个私生子,会身败名裂的。因此妈妈为了照顾我,做了精心的安排。她在区戒备森严的高档小区中,用我和她的名字分别买下了顶层的两套房子。一梯两户,如果没有门卡,电梯门都不会开。

  妈妈每周总有多半的时间会在这边住。当然,她还有别的住处,在这边只是为了陪伴我。在这里,妈妈完全不必担忧狗仔队的骚扰,所以表面上我只是妈妈的邻家小弟弟。

  和妈妈分别多年,再度相认的时候,我也有过叛逆。但很快就被妈妈的母爱所打动,真心实意的接受了这个明星妈妈。何况我也曾是她的忠实粉丝,偶像变成了妈妈,除了诧异也有几分激动。

  我现在已经在妈妈身边有几年了,可是她还是和我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一模一样,容颜一点都没有改变。她的皮肤还是那么细腻光滑富有弹性,她的长发依旧乌黑闪亮,天生的一张瓜子脸上五官精致有若鬼斧神工。

  怪不得出道十几年了,还有总有媒体把她当作「清纯玉女派掌门」。怪不得,她一直有着「逆生长女王」的美称。

  其实妈妈也有变化,那就是她的气质。她比以前更成熟了,更加有女人的韵味了。现在的她,是一个带着青春甜美气息的仪态端庄、举止优雅的高贵美妇。

  今天是高考结束的第一天,我要享受我完全自由的假期生活了,我最想做的事情并不是疯玩游戏,我只想好好陪着妈妈。也许我们不能像其他母子那样一起旅游,可是我只要能和她安安静静地待在一起,我就会觉得很快乐。妈妈答应过我,在这个暑假,要一直陪伴我的。

  经过这几年的相处,我和妈妈的感情越来越深。她把我宠得像是一块宝,我也心疼她终日奔波。

  很可惜,妈妈现在还没有回来,她去开会了,谈一个广告什么的,要下午才能回来。

  我在家里苦等了多半天,终于把妈妈盼了回来。

  此时的她将一头乌发盘在脑后,用一根复古的简约木钗别住,一缕散落出来的的长发俏皮地垂在她纤小的粉面一侧,又给她增添了几分媚色。妈妈化了淡妆,让她无需修饰就能把人倾倒的玉靥更加迷人。

  妈妈的脖颈纤细修长,是标准的天鹅颈。一根闪亮的彩金项链围在上面。项链上坠着一个鲜红的玛瑙吊坠,垂在她迷人的V 字形锁骨之间,衬托的妈妈的雪肤更加白腻。那条项链并不名贵,还不到一千块钱,但是这是我初中毕业那年暑期打工挣来的钱买的。送给妈妈后,妈妈就从来没有摘下过。

  她现在穿着一袭宝蓝色压花复古半旗袍式的连衣中裙,让她显得那么高洁淡雅。她的腰肢虽然很纤细,可是并不影响她的身材前挺后翘,妈妈胸臀虽然算不上巨大,可是和她纤瘦的身材相比也绝对算得上是挺翘了。

  妈妈颀长的双腿不需要丝袜来塑型,齐膝短裙下匀称的小腿足以引起任何一个男人的遐思。她涂着红色趾甲油的嫩白纤纤玉足,配上一双黑色水晶缠足高跟凉鞋,更叫人心生绮念。

  美丽的妈妈除了透着东方女性弱不经风的娇柔,也有着魅惑娇艳的风情万种。

  妈妈一进家门就甩脱了高跟凉鞋,赤着脚走进了屋里,一屁股坐在沙发上,揉着她的白嫩嫩地脚丫说:「哎呀,什么鞋嘛,难受死了。真不想给他们代言了。」我看着妈妈的样子,忍俊不禁,说:「真该把你这样子拍下来发到网上,配个标题『美女偶像反串抠脚大汉』。」

  我回到妈妈身边的时候,已经是个大男孩了。妈妈那时就对我说:「乐乐,这些年委屈你了。你从小不在我身边,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和你相处。我们这样好不好,我们做好朋友。你想什么就直说,妈妈想什么也都和你说。可以吗?」妈妈是这样说的,也是这样做的。所以我们之间真的像好朋友一样,可以倾心交谈,也可以一起玩耍嬉闹。

  「你敢,打死你!」妈妈扬起了手,作势要打。可是当她看到我手中的水杯,又把手放下了,她甜蜜蜜地笑了:「乖儿子,真孝顺,过来妈妈身边。」我走到妈妈身边,把水杯递给她:「喝吧,晾好的。」妈妈其实很苦的,为了保养,从来不碰冷饮,比如这样炎热的夏日,她也只喝温水。

  她接过水杯,一口气喝了大半,随手放在一旁,唠叨上了:「乐乐,我跟你讲啊,你也要少喝冷饮哦。而且要多喝水,到时候等你年纪大了,你就知道了……「

  这就开始给我上起养生课了,我不能让她继续,否则说不定就是半天。我急忙叫道:「停!停!停!程小姐,你对你的粉丝就这么唠叨吗?」「你说什么?敢说老娘絮叨,信不信我这就收拾你!」妈妈凶巴巴地呲着两排洁白的贝齿,模样又调皮又可爱。

  「程小姐,你要注意一下你的言行。我可是你的邻居,你不能伤害安定团结。」我得意洋洋地坏笑,一副你能奈我何的样子。

  妈妈一拍心口,恍然大物的样子说:「对呀……我好像也没有给邻居零花钱的义务,是不是呀?小米先生。」影后就是影后,她话音未落,面色突变,明亮的大眼睛里面尽是无辜。

  「你不能这样!没你这么当妈的!」我急了,这是要断我财路啊。

  「我就这样,看你能拿我怎么样。」妈妈高傲地扬起了头,不理我了。

  我只能使出杀手锏,阿谀奉承大拍马屁了:「妈妈,你可没听明白我的话。

  我是说啊,你以后说话注意一下,千万别说自己是老娘。你哪里老啊?青春美丽,甜美动人,闭月羞花,沉鱼落雁,皓齿明眸,天生丽质,貌美如花……「我一股脑地把网络小说里学来形容美女的词全倒出来了,妈妈果然被我逗笑:

  「你哪儿那么多废话啊?」

  我一本正经地说:「这怎么叫废话?这些都不足以形容妈妈的美丽啊!」妈妈被人奉承的太多太多了,这种话她听得耳朵都磨出茧子了,可是被我说出来,无论多少次,妈妈脸上都会露出喜悦的神色。她娇媚的白我一眼,轻声啐道:「耍贫嘴。罚你给妈妈揉脚!」说着美足弓起,倏然弹出,和光滑匀称小腿绷成一道亮丽的直线,把白嫩的小脚丫塞进我的怀里。

  这哪里是罚啊?简直是奖励!

  我喜滋滋地握住了妈妈玉滑水嫩的脚丫,双手捧在怀里。因为是在家里,我精赤着上身,妈妈纤嫩的脚趾点在了我赤裸的胸膛上,让我一阵心猿意马。

  我的手心轻抚着妈妈的光滑如玉的脚背,拇指在她柔嫩细腻的脚心按压,与其说是按摩,倒不如说是赏玩。妈妈的脚太美了,就像冰雕玉琢一样,没有一点瑕疵。小巧玲珑又不失肉感,握在手里既温软又柔滑。

  「用点力呀。」妈妈可会享受了,她监督着偷工减料的我,发出了命令。

  我嘿嘿一笑,说:「遵命,我的女王。」

  用心卖力地给妈妈揉着脚丫,可不经意的一瞥,让我的目光汇聚到了她的两腿之间。

  妈妈走光了,又一次在我面前走光了。

  她今天穿的是粉红色的内裤,小小的布片在两腿之间的神秘地带绷得很紧,夹出了一道沟壑,把漂亮的阴户形状都勾勒了出来。

  「嘶……」我深深吸了一口气,不能淡定了,肉棒在裤裆里支起了一个大帐篷。

  我又一次在妈妈面前出丑了……

  从回到妈妈身边那时起,她就总喜欢抱着我睡,她说她要补偿给我更多的母爱。我可是个正常的男孩子,无论是抱着一个成熟美丽的女性身体,还是早上起来必有的一柱擎天,总是会硬梆梆地戳在妈妈身上。

  妈妈也不知见过多少次我出丑了,一开始她还脸红害羞闪避。可后来,也习以为常,总是一笑置之。

  记得高二那年,妈妈应酬喝醉了回来,我照顾了她一宿。早上起来的时候竟然发现妈妈趴在了我的身上,隔着两层薄薄的内裤,妈妈的小穴正磨着我硬硬的肉棒。

  那回要不是妈妈及时醒来,非把我磨得喷了不可。事后,我发现我的内裤也是湿湿的。

  妈妈竟然流水了……

  就是那一次,我和妈妈有了第一次关于这方面的对话。我还记得,妈妈说这是一次意外,然后她又隐晦的告诉我,男女都是有需要的。如果有合适的,她不反对我交一个女朋友,前提条件是别把人家肚子弄大。

  这次意外之后,我们一点也没收敛。似乎还变本加厉了,妈妈只要回到这边,几乎每晚都要搂在一起入睡。

  而我也渐渐大胆了,蹭蹭她的胸,摸摸她的大腿和屁股,甚至偷偷地掀开她的睡裙,看看她的内裤。

  我感觉她知道的,可是一直放任我。

  就像现在这次,我盯着妈妈两腿之间看已经很明目张胆了,妈妈也没有分心去做别的事情。可她就是没有出声,很随意地让我玩摸她的脚丫,欣赏她的裙底风光。

  我对妈妈早就有想法了,不是一天两天,也不是一年两年。

  早在回归到妈妈身边之前,她就是我的女神了。那个时候,我甚至还专门收藏妈妈的合成照片,对着她面孔和别的女人PS过后的裸体打手枪。那时我怎会想到,我会有一天摸过她的脚丫,磨过她的小穴,摸过她的屁股。更不会想到,她在这个时候已经成了我的妈妈。

  我在偷窥妈妈私处的时候,也会时不时瞟一眼她的脸色。妈妈一点也没有不高兴,可是她俏丽的面颊怎么那么红,她的眼睛……那不是直愣愣地看着我的两腿之间吗?

  妈妈在想什么?

  我一点也猜不透。

  一个电话将妈妈的注意力转移了。她放下电话后,把腿收了回去。「菲菲一会儿过来,她说你考完了,要给犒劳犒劳你。她已经定好餐了,要送到你那边,你一会儿回去等着收吧。」我和妈妈想要吃大餐的时候,很少出门,通常都是定了到家来吃。

  妈妈说的菲菲是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个人,对我也同样重要。她的名字叫孙琳菲,她有很多身份,是妈妈从小到大的同学,三十几年的闺蜜,从未换过的经纪人,也是唯一知道我和妈妈关系的人。

  我第一次听到我的妈妈是程梦婷这个消息,还是她告诉我的,是她亲自把我接到了妈妈身边。刚到妈妈身边,也是她不厌其烦地开导我。所以,我和菲菲阿姨有着非常非常深厚的感情。

  可是这几年,菲菲阿姨变了。变得非常得令我……痛并快乐着……这个诡计多端、阴险狡诈的女人,总是变着花样的欺负我,还总想吃我豆腐。

  我要报复,我一定要报复!

  我在自己的房间里面,等到快六点的时候,送餐员才过来。打开一看全是大鱼大肉,妈妈和菲菲阿姨都在节食,她们能吃的也就是那点海鲜和素菜了,看来都是为了我点的。

  要不,今天我先不报复了?

  将各式菜肴装好了盘,又摆上了餐具,我要去叫妈妈过来了。

  对门虚掩着,里面传来了说话的声音,菲菲阿姨已经到了。我正要进去打招呼,却听到妈妈说:「他下午玩我脚,又硬了。」呀!妈妈和菲菲阿姨在说我,我得听听了。她俩从来都是无话不谈的,没想到这种事情也没有避讳。

  「你呀,早晚让你儿子给肏了。」菲菲阿姨说话一向大胆,可是我没想到她竟然说得这么露骨。她竟然这么说,虽然我挺想的。可是,那是我妈妈呀。

  「你说我该怎么办?」听得出来,妈妈的话没有一丝抗拒的味道。

  她纠结,她竟然纠结!

  「我也是服了你了,天天磨磨唧唧的。想就做嘛……你又有不了孩子,让他插几下呗。」菲菲阿姨鼓动妈妈和我在一起,而且是最直接的做爱。

  菲菲阿姨,你真好,我真希望你能说服妈妈。可是,我又不想,因为那是妈妈。

  妈妈在这一点上,和我的观点是完全一致的。她说:「那怎么行,他是我儿子啊!」

  菲菲阿姨说:「婷婷,说实话吧,我早看出来了,乐乐也想干你。但他可不是那种就想玩玩你,他对你的感情太复杂了,有亲情也有迷恋。你呢,我看也和乐乐对你差不多。所以你们两个为什么不能在一起。反正你们的关系谁也查不到,就是登记结婚都没事,外面最多是说你老牛啃嫩草。」菲菲阿姨说得对啊,我的出生证上面写得都是养父母的名字。如今他们都已经不在人世了,谁也不可能知道我的身世。

  两个人的对话终止了一阵,才听妈妈说:「我担心的不是这个。」「那是什么?」

  妈妈说:「我要只是他妈妈,我有我的自由。可是一旦我们那样了,他不会察觉不出来的。到时候,我怎么和他交代?我好不容易和乐乐这么亲了,我不想再伤害他,不想再失去他。」

  「你以为这样等他察觉的那一天,他就会无所谓吗?婷婷,你错了。都一样的,我看你不如直接和乐乐说清,告诉他你的苦衷,说婉转一点。他那么爱你,我猜八成会接受你的。」

  我听不太懂菲菲阿姨和妈妈的对话,但是又隐隐猜到了什么。谁都知道,她们在这个圈子并不是那么单纯。妈妈也有过绯闻,有狗仔曾拍下了她和一个娱乐集团少爷激吻的照片。不过这次风波很快就不了了之,那张照片也被说成是PS的。

  那次我很不高兴,还问过妈妈。妈妈很紧张,和我又是道歉,又是解释,说了很多。但她没有隐瞒,她说她是不小心的,喝了酒和那个男的过了一夜。她甚至向我保证,再不会有第二次了。

  我能说什么呢。妈妈是单身,那个男的虽然有很多花边新闻,但是也没有家室。我作为儿子,好像管不到妈妈那么多。

  所以我只能说:「我就是问问,但是我不喜欢你和那个男的……要是别人,说不定我就没那么讨厌。」其实我是在掩饰,任何男人我都不会接受,我觉得妈妈只是我一个人的。妈妈那次又给了我一个承诺:「妈妈不会嫁人的,以后要永远陪着乐乐。」

  还有一次,是传言妈妈和一个大导演在酒店房间里待了好几个小时,但是随后就有律师声明,说在场还有其他人,说了整晚的戏,并且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。

  可是,我知道那是真的,因为我不小心听到了妈妈和那个人的电话,要他摆平这件事。妈妈发现我在她身后时,再一次坦诚的告诉了我真相。她说,她也有需要。

  那时,我已经和妈妈很亲密了,我真的好想告诉妈妈,我可以帮她解决。但是我不能,因为我们是母子。我只能假装大度的告诉妈妈:「以后小心点。」经过这两次,我也大概知道,妈妈会因为某种原因和别的男人有过些什么。

  我的心虽然很痛,但是我也能理解妈妈,毕竟她在这个圈子里面,毕竟她是一个成熟的女人。

 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妈妈就是担心如果和我更近一步,我会接受不了她的现状。可是菲菲阿姨说我可能会不在乎,其实我也不知道。一直以来,我都是在麻痹自己,想着妈妈只有这两次。但真的是这样吗?从她们的的谈话中我找不到答案了。

  妈妈说:「我好乱,我下不了决心。」至少从妈妈的话中可以听出来,妈妈是不抗拒我的,但是……我们如果走出了那一步,真的是对的吗?妈妈没有和菲菲阿姨继续这个话题,她接着又说:「先不聊了,去那边看看餐到了没有。」她们要过来了,我可不敢让妈妈知道我偷听过她们的谈话了。心里再乱,也强作镇定,假装刚刚出门。迎了上去,先和菲菲阿姨打招呼:「菲菲阿姨,你都到啦。餐到了,可以开饭了。」

  我有点语无伦次,说的话好像有点问题,又被菲菲阿姨抓住了把柄。她狡黠一笑,回头看了看坐在厅里的妈妈,这才对我说:「臭小子,你说什么呢?怎么阿姨到了餐就到了,你要吃阿姨么?」

  菲菲阿姨的个子不高,踩着一双厚底凉鞋才到我的下颌。但她给人的感觉是却不是娇小,而是肉感。其实菲菲阿姨不胖,她的腰和腿一点也不粗,只不过她的肉太会长了,全都长对了地方。

  她今天穿着纯白的短袖开襟衬衫,材质很轻薄,隐隐透出藏在黑色胸衣下一双颤巍巍的豪乳。和白色衬衣搭配在一起的是一条黑色包臀短裙,紧紧地裹住了她肥美的丰臀。

  如果不是和妈妈这样的绝色美女在一起,菲菲阿姨也一定是万众瞩目的焦点,她也有一张漂亮的脸蛋儿,浓眉、大眼、丰厚的红唇,让她显得艳美妖娆。

  菲菲阿姨和我说话的时候,总是眉飞色舞,一双杏眼眨呀眨的,带着挑逗的气息。如果是以前,我一定会反击。

  但是听过妈妈和她的对话之后,我心里像是长了草一样,乱糟糟的。我无心和她耍贫嘴了,老老实实地说:「是餐送过来了。」「咦,今天这么乖?」菲菲阿姨脸上闪过一丝疑色,这个精明的女人心思缜密,什么都逃不过她的眼睛,这些年来她的确也给妈妈帮了许多忙。

  我可不敢在菲菲阿姨面前露出马脚,赶紧装出笑脸央告:「我这不是怕你吗?

  今天可别再拿我开心了好不好。「

  菲菲阿姨推我肩头一下,说:「你还不乐意呀?多少人求着菲菲阿姨拿他开心,阿姨还不搭理她呢。」

  这句话说完,菲菲阿姨倒是没再难为我,她上前揽着我的胳膊,一边往对门走,一边很关切地问我:「乐乐,考得怎么样?估计能多少分?」我如实回答了,菲菲阿姨也为我高兴。

  吃饭的时候,妈妈和菲菲阿姨还像以前一样说说笑笑打打闹闹。我心里虽然有事,可也不敢怠慢,装得若无其事和她们一起嬉闹。

  喝了几杯酒之后,气氛热烈起来。

  菲菲阿姨突然问我「乐乐,阿姨问你,有女朋友了没有?」「没有呢。」我的心里只有妈妈,其他女孩怎么能如得了我的眼。

  「还是处男啊?」菲菲阿姨很夸张地做出惊讶的表情。「婷婷,别对你家儿子那么严。都多大了,该体验一下了。」说完诡秘一笑,继续道:「乐乐,要不要阿姨帮你找个漂亮妹妹破了?阿姨认识的漂亮女孩子可多了。」说着话,菲菲阿姨的目光有意无意地瞟向了妈妈。

  妈妈看出了菲菲阿姨的意思,叹口气无奈地说:「菲菲,别瞎闹。」我只能装傻充楞,说:「那好啊,菲菲阿姨给我介绍个女朋友吧。」菲菲阿姨把脸凑了过来,灵动的大眼睛眉目传情,鼻尖都快抵上了我的鼻子,丰润红唇中的热息酒气全喷进了我的嘴里,「那你是想要阿姨这样的,还是……」菲菲阿姨的琼鼻磨着我的鼻尖白了过去,目光又望向了妈妈。

  唉……从刚刚菲菲阿姨的话里就能听出来,她想撮合我和妈妈。明明心照不宣,却不能公之于众,我只好说:「你和妈妈都是大美女啊,世界上还哪找你们这样的。」

  「哈哈哈哈。」菲菲阿姨娇声大笑,花枝乱颤带得她胸前一对巨物起飞跌宕,「婷婷,你家乐乐真会说话……乐乐,阿姨喜欢,赏你的。」说着她捏起一只剥好的大虾,塞进了我的嘴里。两只纤纤玉指送得很深,都到了我的唇边,还在向里送,我不得已含了菲菲阿姨手指一下,才吃到了虾。

  「婷婷,你儿子也太坏了,偷着嘬我手指头。」菲菲阿姨突然大叫。她倒打一耙,恶人先告状,我可真是百口莫辩了。

  妈妈又不傻,早看在眼里了。「菲菲,明明是你欺负我儿子。还诬陷乐乐。」我们三个一起打打闹闹惯了,妈妈对这种小玩笑并不以为意。

  菲菲阿姨反而来劲了,不服气地说:「我看是你们俩合伙欺负我。」为了报复,我决定也回击菲菲阿姨一下。

  从小在养父母家里养成的饮食习惯,我还是比较喜欢吃肉的,对她们喜欢的海鲜反而不感兴趣。餐桌上就有我喜欢的红烧肉,菲菲阿姨和妈妈为了保持体型,是绝对不肯碰这种高脂肪食物的。

  我故意作弄菲菲阿姨,挑了最肥的一块给她夹了过去,「菲菲阿姨,我给您赔罪啦。」

  菲菲阿姨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,她看看盘子里面的肥肉,又瞅瞅我,嘴角浮起一丝不屑笑意,「就这么打发阿姨呀?一点诚意都没有,阿姨刚才怎么喂你的?」要用手喂啊,我知道菲菲阿姨肯定也会吸我的手指头,说不定还要咬一口。

  我不会上当。

  「用嘴喂阿姨吧,顺便亲个嘴。」菲菲阿姨眼波流动,妖媚风骚。

  我可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,又被她调戏了。

  「菲菲,差不多行啦。」妈妈终于看不下去了,她幽怨地望着菲菲阿姨。

  菲菲阿姨笑了一笑,突然把脸沉了下来,「乐乐,帮阿姨去买瓶饮料。」这是打发我啊,她是有话和妈妈说。

  妈妈当然也明白,她想了想说,「乐乐,去吧。」我也明白,我都没问菲菲阿姨要什么饮料,就套上衣服出门了。两个美女都不是外人,我一贯在她们面前随便的。

  菲菲阿姨跟着我走到了门口,大门关死了。隔音效果极好的大门,让我完全听不到里面的对话,我只好下楼了。

  小区里有便利店,不过离得很远,这一趟足足用了十几分钟才回去。

  在进屋,我发现妈妈不在了,「菲菲阿姨,我妈妈呢?」「刚才撒身上菜汤了,她去对面换件衣服。」

  「哦……」我觉得好像不是那么简单。

  刚坐在椅子上,菲菲阿姨就说:「刚听婷婷说,你下午给她揉脚来着?」「啊,是啊。」菲菲阿姨后面肯定还有话,我等着。

  「这是好孩子,阿姨脚也疼,你给阿姨也揉揉好不好?」菲菲阿姨目光炯炯地逼视着我。不等我回答,她就把脚丫高高地抬了起来。

  菲菲阿姨的脚也很美,白嫩,圆润,肉乎乎的。只是她一只漂亮的脚丫抬得太高,带着弹性的短裙也分的好开。顺着白白的玉腿看过去,大腿尽头竟然空空如也,不但连内裤都没有,就连一根毛都不见,只有两片光溜溜肥腻腻地深红色肉唇。

  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女人的私处,眼神立刻就直了。菲菲阿姨也不收起美腿,就容我那么直愣地看着她的私处。过了老半天,她才将腿收起,又把脸蛋凑了过来,这一次贴得更近了。

  「小坏蛋,不给阿姨揉脚也就算了。还偷看阿姨,看到什么了?」我的喉结滚了几滚,用吞咽口水的声音回应了菲菲阿姨。

  菲菲阿姨妖媚地笑了,「是不是看到阿姨的屄了,想不想用你的大鸡巴插进来,狠狠地肏阿姨?」

  是凭良心说,现在这个世界上对我最好的,除了妈妈也只有她了。她是个敢说敢做的女人,脾气很火爆,性格很冲。听妈妈说,那些媒体的人最怕和她打交道了。

  菲菲阿姨从来不会对我显示出她强悍的一面。她只会捉弄我,和我熟悉了以后,就开始不断的开些小玩笑,随着我年龄的增长,尺度也越来越大,她有时候甚至会把弄得硬硬的。她敢坐在我怀里喝酒,也敢让我坐她怀里靠着她软绵绵的硕乳给我喂饭。

  妈妈那次还说过我,那么大个子,别压坏了菲菲阿姨。

  结果她回了妈妈一句:「女人还怕压啊。」

  我当时就明白了,脸变得通红。下身也不争气的翘了起来。

  有好几次,我都对她的身体产生了兴趣。可是那不过是男人本能的反应,对菲菲阿姨,我只是眼馋,而不是像对妈妈那样痴缠。所以,如果有机会能够和发生点什么,我一定也是很乐意的。前提条件是,不会惹妈妈不开心。

  不难想象,在我离开这段时间,妈妈和菲菲阿姨谈成了某些事情。我被妈妈送给了菲菲阿姨,我得到了允许。虽然我很想知道她们是怎么说的,可是却已经被菲菲阿姨直白、赤裸、骚浪的言语刺激的血脉喷张。心里面只有刚才看到的菲菲阿姨肥嫩的美屄。

  菲菲阿姨和我的距离又近了一步,她的红唇每一次开合都磨过我的嘴唇,我真的控制不住了,稍稍往前一凑就贴上了菲菲阿姨的嘴唇。

  我和菲菲阿姨吻在了一起,湿腻腻的舌吻。

  菲菲阿姨好会亲,舌尖撩着我的舌头,一会儿在她嘴里,一会儿在我嘴里,两个人相互吮吸着口水。

  也不知道亲了多久,菲菲阿姨才放开我,她的栗色卷发乱了,面色绯红,眼神更媚,「乐乐,想不想比亲嘴更舒服?」

  我当然知道菲菲阿姨说得是什么,虽然我心里对妈妈和菲菲阿姨的举动感到惊疑。可在这种环境下,谁还能顾得了那么多?我的目光落在了菲菲阿姨高耸的胸脯上,手也抬了起来。

  菲菲阿姨说:「想摸阿姨的奶子啊?摸啊,阿姨都给你摸。」说着,菲菲阿姨解开了衬衣的扣子,甩脱下去。她身上只剩下一件乳罩了,她的手背到背后,鼓捣几下,文胸松垮,一对硕乳跃动而出,猩红的乳尖在空气中微微颤抖。

  我吞了一口水,迫不及待地就把一双手按了上去,抓得起篮球的大手却盖不住菲菲阿姨肥白大奶的一半。

  「嗯……嗯……」菲菲阿姨随着我在她肥乳上揉搓,轻轻地哼叫着,脸上春色更浓,散出妖媚目光的美眸一瞬不瞬地盯着我,她的嘴角微微翘起,红唇中吐出甜腻声音:「阿姨的奶子软吗?揉着舒服吗?」「嗯……舒服,阿姨的奶子好大,好软。」看着肥肥白白的乳肉陷入我的指缝之中,美乳在我手掌中不断变着形状,猩红的乳尖翻腾舞动,我的呼吸更加急促。

  「阿姨好不好?奶子都给你玩了。」菲菲阿姨年纪不小了,娇娇甜甜的笑着撒娇却绝不肉麻。比一个青春少女更添几分媚浪,叫人神魂颠倒。

  她说着话,一直肉乎乎的小嫩手从我的短裤宽大的裤管中钻了进去。不做任何停滞地就抓住了我早就怒涨如铁的肉棒。

  隔着内裤轻轻抚摸,菲菲阿姨的目光从惊讶转为了欣喜:「乐乐,你怎么这么大啊?好硬。喜欢阿姨摸你鸡巴么?阿姨摸着你的大鸡巴都流水儿了。」菲菲阿姨的手又温又软,隔着内裤抚摸我的肉棒就把我摸得浑身酸软无力。

  她纤巧的手指拨开了我内裤的边缘,蓄得很长的美甲刮过了我的卵袋,在上面轻轻搔弄。又说道:「蛋蛋也好鼓啊。小处男就是不一样,等阿姨给你开了苞,给你个大红包。」说着她艰难的把我的肉棒从内裤里拉了出来,握在了手里。我宽松的短裤随着菲菲阿姨在里面套弄的动作一鼓一鼓的。

  我的鸡巴还是第一次被异性握住,那种感觉是自己撸从未有过的舒爽。

  我甚至忘了我手里还有一对软绵绵白花花的大奶子,早就顾不上揉搓了。就享受着菲菲阿姨温柔舒缓的爱抚,才不过片刻,我竟然有了射意,我快被菲菲阿姨玩弄的爆了。

  我连连深呼吸,咬紧牙关,身子却止不住地不安扭动。

  菲菲阿姨见我面色有异,赶忙把手缩了回来,她说:「不玩你鸡巴了,免得你射了。阿姨等着你射里面,我们去你床上好不好?」我点了点头,拥着菲菲阿姨一起站了起来,可是才一站起来,我就又忍不住抱着她亲上了。这一次我的手也没老实,一只手揉着菲菲阿姨的大乳房,一只手撩开了菲菲阿姨的裙子,摸到了我更向往的肥嫩美屄。

  菲菲阿姨下边的肉好厚,又软又热,果然湿答答的。

  虽然我没有摸过女人的下体,可是从A 片里面也学来了不少的招数。顺着两片肉唇中间难道缝隙,我找到了顶端一颗小小的肉粒。手指按了上去,不敢用力,轻轻地搔弄。

  菲菲阿姨猛然推开了我,看着我的眼睛妩媚地笑了笑,面露喜色,「乐乐,真坏,哪学的玩女孩子的屄屄。」她的目色变得迷离了,两道红霞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上了她的脸颊。渐渐地又蹙起了眉头,红唇张开,吐出娇声呻吟:「啊……嗯……乐乐……揉人家小豆豆……啊,好舒服,快一点啊,用力……「菲菲阿姨不安地扭动着娇躯,双腿时开时合,脚尖一会儿踮起,一会儿放下。

  正是我第一次享受到女体美妙的时候。有人叫停了这场人生最美好的第一餐,大门突然打开了,妈妈急急地走了进来。

  「菲菲,等一下……」妈妈不无幽怨地说,她的脸也是红红的。

  我赶忙抽回了手,和菲菲阿姨分开,脸上一阵发烧。即便想到菲菲阿姨和我这样是经过妈妈同意的,但是在妈妈面前,我又怎好意思和别人亲热。

  菲菲阿姨也退了一步,看了看妈妈,看了看我,无所谓地笑了一笑,摇了摇头。

  妈妈低下了头,却眼巴巴地抬着眼睛对菲菲阿姨说:「菲菲你来,我有话和你说。」说完妈妈才瞟了我一眼,目光中带着怨怒。

  菲菲阿姨只把裙子拉好,就那么赤裸着上身,挺着奶子和妈妈一起离开了。

  她们应该是去了对门,对面的房门紧锁着,里面发生了什么,我一无所知。

  过了好久好久,菲菲阿姨一个人回来了,她没在和我亲热,拾起胸罩衬衣,穿戴整齐。随后俯身在我耳边轻声说:「以后肯定让乐乐肏,有的是机会。」说完在我耳垂上抿了一口,扭着她的肥臀离开了。

  整个过程我都是傻呆呆的,完全不明白到底怎么了。我想去找妈妈问明白,可是心里忐忑,不敢前往。

  妈妈一直都没有回来。她在干嘛?是因为看到了我和菲菲阿姨亲热生气了吗?

  我还记得她望向我那一眼,目光中的哀怨和伤感……

【完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