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公司里的女孩很疯狂
公司里的女孩很疯狂

公司里的女孩很疯狂

时间到了2008年还有一个多月就要过年的时候。公司决定不再让业务人员下市场,开始在公司进行业务技能培训。
  我们很多业务人员被集中到了一家大的酒店。培训师们开始给我们讲各种各样的定律、规律等一切高大上的理论。
  由于在感觉上觉得这些理论都很空洞,所以在听课的时候也就很不认真,再加上这些培训师有的年龄很小,只是学会了抑扬顿挫的讲话,并且装出深沉的模样,所以也就越发的不可信。
  在以后的过程中我总感觉培训实际上就是一种安抚,一是老板自找的心理安抚,二是对业务人员情绪的安抚。
  由于女朋友还在出差,所以晚上下班之后心绪也是懒懒的,不想回出租屋。我看到公司业务上的客服陈苗苗也还没有回去,就叫上她准备一起吃饭。
  我们找到了一家涮串串的店,由于离我们两个租房的地方并不远,所以我买了一大瓶劲酒,并怂恿她也喝点。
  我们俩平时都是因为业务才联系,但是因为每天都会发货对账什么的,所以联系的比较勤,沟通的也比较多。对彼此性格呢,也就有了基本的认识。我性子比较急,她性子比较柔,我还曾经气哭过她一回。后来回到公司,其它的客服告诉我之后我才知道,心里面也就对她有一种愧疚。
  一个性格暴躁的男人,当你面对一个只会柔声细语给你讲话的女人的时候,每次发过火之后,实际上在自己内心当中发酵的是一种反思和惭愧。
  这种反思和惭愧随着时间有时候会变成一种亏欠,总是想着办法去弥补自己犯下的错。
  她就坐在我对面,肤白发黑还扎着一个辫子。
  我一边往锅里涮菜,一边笑着说:“我以为今天晚上又是我自己一个人吃饭呢。”
  她微微一笑抬头对我说:“你女朋友呢?”
  “她们公司还没放假呢。”我回答。
  “你们做业务的,这个时候都没有心思出差了吧?”她问道。
  “反正我是无所谓,在公司培训,我觉得还不如在市场上呢。”我回答。
  “她做的和你做的是一个行业吗?”她边吃边问道。
  “不是一个行业,她做的是电子行业。年底反而是她们的旺季,听说要到小年后才能从市场上直接放假回家。”我回答道。
  “我最受不了快过年了,公司又没事又不让回家。”她说。
  然后她又补充道:“我妈昨天就问我什么时候回去。”
  我们就这样边吃边聊,身体越来越热,我脱了羽绒服,她看我脱了衣服也把自己的羽绒服给脱了。里面穿的是一件红色的毛衣,我看她白净的脖子上面红扑扑的脸蛋儿,心里满是欢喜。
  我就问:“你没有男朋友吗?”
  她回道:“分手了。”
  我顿了一下说:“像你这么好的性格,也会有矛盾?"她一边挑菜一边低着头说:“他第一次去我家,和我妈就有了矛盾,我妈不让我们来往了。"我不再问了。
  过了一会儿她继续说道:“其实上次在办公室哭并不是因为你的电话,那天中午他刚给我打过电话,说把我给她买的东西都烧了,让我也把他给我买的东西也烧了,以后不再联系了。”
  她说这些话的时候竟然把杯里的酒一饮而尽,我竟然感受到了一种豪情,遂也把自己杯中的酒喝光了。
  她接着说道:“他还把烧的那些东西发到自己的QQ空间以示诀别。”
  我随口就说:“这不是不成熟吗?”
  她竟然声音加重了说:“嗯,我妈就说他不成熟。”
  一瓶劲酒等于是被我们两个平分了,红晕铺满了她的整个脸。
  我结完帐走出去准备骑电动车把她送回去的时候。她一边拉羽绒服的拉链一边抬头问我:“你回去有事吗?要是没事儿?你请我吃饭了,我请你看电影吧?”
  我看了看她红扑扑的脸笑着说:“你没有喝多吧?”
  她看着我说:“你要是有事儿,那就我就自己去看了。”
  我问:“看什么电影?”
  “赤壁,今天上QQ的时候,新闻上说这个电影挺好看的,现在上映的是下部,上部都上映过了。”她说道。
  我接着说:"我也没啥事儿,一起去吧。”
  我骑着电动车带着她穿梭在城市的街道上,风很冲,吹在脸上有一种生冷的感觉。我没有戴手套,两只手握着电动车把,一会儿感觉都是木木的。
  她可能是发现了我没有戴手套,就喊道:“你把我手套带上吧?”
  我说:“不用,一会儿就到了。”
  这时她已经取下手套从身后递了过来。
  我不好再拒绝,就把车子停在了路边。两只手套中间还连着一根线,我戴上后继续骑车。
  到了电影院之后本来我要买票,她制止了我自己去买票了。
  过了一会儿,我看到她竟然拿了两个冰淇淋过来了。
  一边走向我一边笑着说:"得等半小时才让进,来个这个吧。”
  我一边接过冰淇淋一边说:“你不冷吗?冬天还吃这个。”
  她笑着说:“我就喜欢冬天吃冰激凌,这样才刺激。”
  我咬了一口,感觉牙齿都在打颤发抖。
  她笑了一下说:“你可不可以啊?你要不吃别浪费啊。”
  我看了一下她,低头继续吃起来。
  看到中途的时候,我们都热的受不住了,就把羽绒服都脱了,她说:“暖气热的透不过气了快。”我张罗着说出去给她买瓶水,她没让去买。
  看完电影,我出了一身汗。走出电影院的时候,我看到其他人也额头曾亮。再看她时,已是热的脸红通通的,我说:“这电影看的像蒸桑拿一样。”
  走出电影院那一刻,立马打了个冷颤,风更大了,天空还飘起了雪花。
  我说:“得赶紧走,别等会儿再下大了。”
  她把手套给我说:“赶紧戴上。”
  路上已经出现薄薄的一层白霜,车子不敢骑太快,就靠着边慢吞吞的往前跑。这时她说:“我又有点饿了,前面有个烤红薯的点,不知道还在不在?”
  我问:“几点了?”
  她说:“都快十二点了?”
  我说:“坏了,我们那租房的女的估计都睡了,上次就是回去晚,叫了半天才给我开门,嘴里还嘟嘟囔囔的。”
  她说:“那要不不吃了,赶紧走吧。”
  我说:“也不耽误这一会儿,吃吧,我也吃一个。”
  她嘻嘻的笑了一下,说:“嗯,好。”
  她买了两个红薯,用纸袋包着放进了塑料袋提了起来,坐上车后说:“现在太热,凉一会到家再吃吧?”
  我说:“嗯,好。”
  忽然电动车撞上了前面的一辆电动车,我急忙紧紧的抓住把,车子没有倒,我用脚支住了地,她因为巨大的惯性一下子趴到了我的后背上。这时前面的电动车主扭头开始道歉,说车子刹车坏了,走着走着不灵了。
  地上的雪越来越白,自从刚才她撞向我后,就一直一只手开始搂着我的腰没有松开。
  我先骑车把她带到她住的地方,其实我们就在一个都市村庄的两头,中间也就隔了一条小街道。她下车后,我就骑车回去了,到了楼下果然门已经锁上了,叫了半天死活没人答应,门上写的电话也没人接,我心想,“完蛋了,今天只能住宾馆了。”
  我站在门外把红薯吃完后,又拍了半天门还是没人应,就骑车往外边找旅馆去。骑在车上的时候,我忽然想,“她们房东就不这样坏,怎么坏房东都让我碰上了。”
  出于好奇,我还是骑车从她住的楼下过去了,忽然我心里热气腾腾,前面楼下的那个人影准确无误的告诉我,是她站在那里。
  我抑制不住的大笑起来,说:“你也被关门外面了?也没人开?”
  她看着我一脸坏笑的样子,过了一会儿也笑起来。
  她说:“我买水了,我带的有钥匙。”
  这时我才看到,她脚下旁边放着一箱康师傅纯净水。
  一瞬间我刚才得意的神情感觉好没有出息一样的尴尬,忙说:“我们那大门锁住了,叫了半天没人开,我去找旅馆了。”
  说罢,我骑车就急促的走了。
  大街道两边闪着很多旅馆的招牌,我准备找一家看起来有点干净的那种就直接入住,搁在平时,我肯定会先看看房间再入住。
  我刚停下车准备进旅馆的时候,电话响了,我一看是苗苗打来的,她说:“你找到旅馆了吗?
  我说:”刚找到。”
  “已经住下了?”她又问。
  “还没呢,正准备定呢。”我回道。
  她接着说:“要不你来我屋里将就一夜算了,我这还有一套我同学放这的大被子可以盖。”
  我吞吐了一下,还没有回答。
  她又说:“我去楼下接你上来,你过来吧。”
  我骑到她楼下的时候,她已经在那里站着了,穿的是棉睡衣外面披着羽绒服。
  我把车子推到一楼走廊里大的空场处,就跟着她上去了。
  屋子光线很暗,但看得出收拾的很齐整。屋里感觉也很冷,我就跺了一下脚说:“我在外面快冻麻了。”
  她开始张罗着用电水壶给我烧水泡脚。
  我洗漱完后,看看手机快两点了。说道:“亏的明天是周末,可以休息,要不明天我肯定是起不来。”
  我看她把自己的被窝往里面理了一下,紧挨着她的被子又放了一床被子,然后拿了一个枕头说:“你枕这个吧,我枕抱枕。”
  我把灯关了以后,盖上被子后开始把衣服脱掉。这时她说:“你要是冷,就把羽绒服都盖身上。”说罢,我听见她开始拿着衣服往我被子上盖,我抬身子说:“不用了,没事儿。”
  在说的过程中,我一摆手,正好碰到她的手,就赶紧收了回来。
  安静了好一会儿后,我听见她起来的声响,一会儿手机灯亮了。她去了厕所,厕所就在屋里,和厨房就隔着一堵墙。
  厕所的声音搞的我也想起来去小便一下再睡,但她刚去过,我又觉得不好意思,就开始忍着。
  忍了一会儿,不觉开始困意袭来,竟恍恍惚惚睡着了。
  忽然从门外传来了一种可以让人立刻睡意全无的声音,女人的呻吟声。声音一会儿变得很大,我身体竟有了反应,手心也开始热起来,挨着枕头的脸有点烫,我侧身躺着不敢动。
  我心想“这么肆无忌惮的大声呻吟,是开着门做的吗。”
  这时,她忽然说:“恶心死人了,老是这样。”
  我说:“你们这太不隔音了,我都感觉好像开着门一样。”
  我说完,我们俩都笑了起来。她说:“我以为你睡着了呢?”
  我说:“本来就快睡着了,这下全毁了。”
  她说:“我也是。”
  过了好一阵,对面彻底消停了,一夜再无话。
 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,已经十点多了,她揉着睡眼惺忪的眼睛对我说:“外面好亮,看看雪是不是很厚?”
  我推开窗户,一股冷风夺窗而进,窗外满眼都是白色。
  我扭头看她披着羽绒服坐在被窝里没心没肺的咯咯笑。忽然想起了自己的女朋友也喜欢雪,也恍惚有过这样的场景,不觉心头一紧。
  中午一起吃过饭后,她说要去我租的房子里下载电影《赤壁》的上部,因为她们那里网速太慢。
  我没有让她带电脑,让她用我的台式电脑下完直接用优盘拷出来就行了。
  当她打开迅雷的时候,我忽然想起来前几天下的A片还没有转移文件夹,打开迅雷的时候应该会看到。我的心又揪了起来,我装作无所事事的样子说:“我帮你找吧?我知道哪有资源。”
  我打开浏览器开始搜,这时她就站在我旁边,并没有要离开的意思,我正想着再找个理由支走她一会儿时,她指着网页上一栏说:“这个应该就可以,你点开我看看。”
  接着点开几个都不能下载后,我说:“要不你自己找吧?我出去买袋瓜子去。”
  买瓜子回来的路上,我依然是心里忐忑,我紧张的进屋后,看她正坐在窗边翻看枕头边的杂志,我说:“你下过了?”
  她头也没抬回答道:“嗯。”
  我看着电脑像看着炸弹一样,没再靠近。我把垃圾桶拉到床边,准备坐那嗑瓜子。
  一会儿她说:“一看书就困,我躺这睡会儿,你等会叫我。”
  说罢,她斜躺那,拉着被子盖着上身欲睡。
  我说:“你把外衣脱了好好睡就是了,等下完我叫你。”
  过了一会儿,我听见拉锁拉动的声音,她把外衣脱了扔到了被子旁边。我扭头看了一下她,她脸向里侧着身子。我起身把窗帘拉了起来,屋里一下子暗了不少,更安静了,只有我嗑瓜子的声音显得越发声重。
  忽然手机震动了,是女朋友打来的,我掩着门出去接了电话。
  回来后我准备继续坐在床上嗑瓜子,我看她像睡着一样,就拿起鼠标准备看下了多少了,这时我发现她的裤子也被甩在了被子上面,本来是她裤脚卷起睡的。
  电影下的很慢,可能是因为周末躲在家上网人多的原因。这时她竟忽然发出了声音:“你下那么多那种电影干嘛?”
  我一下子又紧张了起来,我看她没有睁眼,一时想不起来怎么回答,竟直直的定那了。
  “男人都喜欢看吗?”她还没有睁眼。
  我说:“可能吧。”
  “真恶心。”她又翻身向里了。
  我无言以对在那傻坐着。
  “你也睡会吧,我给你腾点位。”说罢往里动了一下。
  我先开被子一角,看她穿了只窜了红色的保暖内衣,也就把自己的裤子和毛衣也脱了,我平躺下后,用手掖了一下被边。
  这时她翻身也平躺了过来,我没有看她,我只能感觉自己呼吸的紧张,我试图压着自己的呼吸,以便显得自若。
  过了一会儿,她又翻身侧向了里面,留给我一个肩膀,我伸手拉起被子准备给她盖上。当我碰到她肩膀的时候,我发现她竟然发抖了一下,我说:“你怎么了?冷吗?”
  她“嗯”了一声。
  我伸手直接搂住了她,我把她搂在了我怀里,她抖的更厉害了,我就从她身下伸过去一只胳膊然后两手紧紧的抱住了她。
  过了一会儿,我感觉她没有那么抖了,身上越来越热,就把她扳了过来,她几丝头发凌乱在额头上,低着头看不清脸。
  我的手放在她背上,当我隔着衣服开始往下抚摸她的时候,她执意往我怀里钻了一下。
  我的手顺着腰部的衣口处往上伸了进去,犹如摸在加了温的玻璃上光滑,来回上下抚摸了几次之后,她的腿开始向我靠拢。
  我在她后背上尝试了几次仍然没有解开胸罩带子。她感觉到了我的窘态,就自己伸手解开了。我把她的内衣脱去后,她整个上身裸露在了我的怀里,她的胸不大,可以一手抓住,乳头很小很红。
  我抱着她往上拉了一下,然后用嘴叼住了她的奶头,她一下子抱紧了我,喉腔里“嗯嗯”了一下。这时她伸手把我的上衣也脱了,嘴唇咬了一下我耳朵说:“你这有套吗?”
  我说:“我去拿。”
  她伸手接过我拿的安全套后,开始抱着我亲吻我的胸膛,一直舔到肚脐眼处,我才发现她刚才已经把衣服全脱了,现在是一丝不挂。
  她开始伸手往下拉我的秋裤,我配合着她,很快我也整个赤裸裸的躺在了那里。
  我将她的手拉到我的阴茎上让她握着。
  我问她:“大吗”
  她看了我一眼说:“好大。”
  “你喜欢吗?”我又问。
  “嗯。”她回道。
  “你多久没做了?”我继续问。
  “几个月了吧。”她回答。
  “想不想?”我说。
  她低头不言语,继续用手摆弄我的阴茎。
  一会儿阴茎在她手里变得坚硬难忍,我就用手捏着她的奶头说:“戴上吧。”
  她从头下拿出套撕开,开始给我套上去。
  我看着她略带娇羞的样子说:“让我摸摸你那里吧?"她双腿岔开向我靠了一下,拉着我的手放了上去,一片泥泞,我说:”你流了这么多?“她不作声。
  我继续说:”昨天晚上,你听到人家叫想不想要?"她说:“嗯,会想。”
  我说:“那你怎么不给我说。”
  她怕了一下我的胸膛说:“不想说。”
  我托起她的脸,开始伸出舌头吻她,她舌头很软,积极的回应着我。我的一只手放在她的入口处一进一出,深深浅浅,不一会粘液横流,手指上越来越多粘液。
  我问她:“看不出来你这么骚,水真多。”
  她手指紧抓了一下我的腰说:“坏蛋的你,不要再说了。”
  然后她开始用力把我往她身上拉,她躺在了那里,我爬到了她身上。她的手还紧握着我挺起的阴茎不住的套弄。
  她喘息着说:“进来。”
  然后开始把阴茎往她阴部引。我故意轻咬了一下牙说:“快把你的腿分开。”
  她其实早已分开了腿。我将阴茎放在她阴道口后,微微进去一点,她立刻又喘息了一下。
  我按着她的手说:“我进去吧?”
  她说:“嗯。”
  我屁股一用力进去了一半阴茎,她喘息开始急促,我又拔出来时候,她把紧闭的双眼忽然睁开了,对我说:“不要出来。”
  我看着她欲罢不能的样子说:“你说,让我干你,使劲干你。”
  她边用手往下压我的屁股,一边将自己的屁股往上抬,嘴里说:“干我,使劲干我。”
  虽然声音很小,但我还是感受到了无穷的呼喊力量。
  我猛的往下一压,整个插了进去,她的很紧,插入的时候有种阻力,这阻力反而给了我征服的欲望。她在我猛的插进去的那一刻,紧紧抱住了我,嘴里大声叫了一声“啊啊”。
  我感觉她屁股在抖动,就说:“是不是疼?”
  她在我耳边说:“嗯,不要动。”
  我开始感受一种来自细小如簧的挤压,龟头处热浪一片。过了一会儿,我才感觉到她渐渐平息,就耸动着准备抽插,她在我耳边说到:“我刚才高潮了。”
  我说:“这么快?”
  她说:“嗯,你没有发现吗?”
  我说:“你真敏感。”
  她抬了一下屁股说:“你的好长好粗,舒服。”
  我说:“以后我还想干你怎么办?”
  她说:“嗯,看情况吧。”
  说完我开始快速的抽插起来,她在我身下变得异常疯狂,嘴里“啊啊嗯嗯”个不停,双手一会抓自己的奶子,一会猛的拍自己的头,最后用手竟然打起了自己的脸。
  这和我平时印象里的她完全不一样,一个平时看起来那么文静的女人,在性的过程中原来可以如此的忘形和放浪。
  她抓着我的手往自己嘴里放,每个手指被她吸完后,开始抬头要我的舌头,我将舌头深入她口腔后,她喉腔里经发出”嗷嗷“的响声。
  我的手被她拉到了她的奶头上,她张嘴喊着说:”快捏我。“我开始用手捏着她的奶子往上拉,我越用力,她越叫的疯狂,忽然她将被子掀开了一角。然后坐在了我的身上,我看到她直接跨上去,用手拿起我的阴茎直接坐了下去。两腿叉开开始高幅度的上下坐起。可能太冷的缘故,她一会儿趴在我身上,拿着我手对我说:”用力打我屁股好吗?“我看着她近似请求的模样,用手开始怕打她的屁股,我只从电影里看过这样受虐的女人,今天却真切的体会了一番,所以内心深处的兽性也被激发了不少。她叫喊着说:“老公,老公,打我,打我。”
  我被她的疯狂刺激的有点跃跃欲试,就翻身将她放在了身下,然后拔出阴茎伸进去两根手指开始疯狂的插弄她。手指伸进去后,她的阴道内壁竟然全是凸起,我在我女朋友那里和嫂子那里都没有感受过。当我大力摩擦她时,她扭曲的身体拱了起来,嘴里发出的呻吟变成了哀嚎。
  最后我将她屁股下面垫了两个枕头后,分开她的双腿,将我的阴茎直直插入进去,来回多次后完满的射了出来。
  她把套取下后,扔到了垃圾桶后,开始用嘴巴吸。我看着她被拉红的乳头,脸颊也因拍打变得红白不匀,心里想,是不是看似内向的女孩反而更疯狂。
  第二天在公司的时候,我每次经过客服部都匆匆而过,我不敢往里看,我觉得自己像一个等待曝光的坏人一样的心虚。
  中午吃饭的时候,我早早的和几个同事一起出去了,我怕她会叫我。
  她竟没有给我发任何一条信息,QQ 上也没有动静。
  我想着晚上下班后,她肯定会联系我,但是还没有。我在一种忐忑不安中寻找安心,我尝试编了很多信息都没有发过去,当我一遍遍的写信息又一遍遍的删除的时候,我又有了当初和嫂子发生关系后的一样心理挣扎。
  我猜想着她是不是等我联系她?我猜想着她是不是在想着如何黏上我?我猜想着她是不是看透了我的想法?我还想到她是不是认为我就是个不负责任的人?我想她肯定是有心机的,要不然在做爱的时候不会那么积极和热情。
  后来我女朋友提前从市场回来了,说要和我一起去我家过年,我也就更没有心思去想苗苗。
  过年后,上班一连几天我竟然没有发现她,我在QQ留言也没人回,手机竟然停机。
  后来我才知道,她过年时就辞职了。
  我的心犹如沉入大海,慢慢在往下坠的时候有种难以诉说的郁闷。
  【完】